搜索
淳化网 淳化论坛 社会热点 罪与爱
查看: 172|回复: 1
go

罪与爱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5-6 20:05 |显示全部帖子

                                                          一、会见
  每个月都有罪犯家属会家日,这个月刚好碰到我负责带罪犯与家属会见。对于带看这个工作,我其实很矛盾的,一方面是我特别不愿意看到一群人(包括家属)在铁窗两边哭的死去活来,这会让我受不了,气氛总会不经意间感染到你,时有几次我也会忍不住眼眶湿润,另一方面是我想通过会见这个时机,把握住他的人性弱点,在罪犯情感最脆弱的环节突破他的底线,做到有效的教育改造。所以说这一点是我接到带会见任务时既愿意又想逃避的原因。
  这一次我是带有被判盗窃罪的江犯会见。我习惯在带往会见室的路上详细的问罪犯的家里基本情况,包括家中父母、子女和妻子,以其他们的生活状况,在我看来这个是很有用的信息,我总是在亲情这个环节上找每个罪犯的教育改造的突破口,以人性的弱点突破他的心理防御。
  打开监舍的大门,外面阳光很好很暖,全副武装的武警在我不远处荷枪实弹的站着岗,钢枪在阳光的反射下特别刺眼,给人一种威慑。蛇腹刀刺网一圈圈的盘卧铁栅栏上,似乎在警告每一位罪犯,你胆敢从我身上爬过,那我就会像眼镜蛇一样让你死无葬生之地。还有那个号称“天罗地网”的高压电线静静的躺在外墙上,它看是最温柔,是有几只小鸟落在上面嬉戏,但是它是认人的,一旦某个超过一定体积的物体触碰到它,它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打落,那就不是死无葬生之地那么简单了。我来这个监区上班的时候就听说这个一个事情,某天监区组织所有的罪犯集体观摩这个极具震慑和威吓的实验,用吊机吊着一头生猪慢慢靠近“天罗地网”,在触碰的一瞬间,伴随着一声巨响,猪烤熟了。这一幕让所有罪犯惊愕了,有翻墙心的人可能就因此断了这个念头。监狱的一切设施都是具有惩罚意义的,这也是有法律依据的,刑法的目的就是惩罚,而惩罚的本质属性就是痛苦,它是要让每位罪犯感受到法的权威和国家的威严。
  一路上我带着江犯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到了会见时外,江犯走在前面,当他一只脚迈过警戒线,岗楼上的高音喇叭马上响了起来,武警喊话,这个喊话通过高音喇叭会变成一种极具刺激的声音,“你已超越警戒线,请马上离开,否则后果自负”,我向武警举手示意了一下,高音喇叭关闭。江犯明显是被吓到了,不敢动步自,我看他如此,开玩笑说:“我也被吓一条,也不商量一下就来个高音。”江犯缓过神后,我按了开门请求,一分钟后会见室的门打开,会见室早已有十来个来自入监队的新犯在会见。新犯是罪犯群体中特殊的群体,他们从看守所押送到监狱服刑改造,需要适应监狱这个环境,而且能入监的都是法院最终判下来的,也就是说他们从犯罪嫌疑人变成罪犯,现在是彻彻底底的犯罪人,是国家阶级斗争的对象,国家的暴力机器控制的对象。所以他们的会见往往是见着见着就哭成一片,有的哭得用自己的头去装铁杆,有的是哭着整个人趴在玻璃上,有的甚至是哭瘫……对于这些现场民警都要及时管理,做好劝解教育,有时还要等他哭的差不多了再上去安慰。对于有经验的老民警来说,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对于像我们这样经验不足的新民警来说,就显的手忙脚乱,甚至手段显得幼稚。有个战友和我说,“我女朋友哭了我都没这样哄过。”从这一点上来说,做罪犯教育是需要很有耐心的,没有耐心就没有所谓的教育了。
  我安排好江犯的会见窗口,铁窗外的会见系统就像银行办理业务一样,“请江XX的家属到5号窗口回家”。家属找到江犯后,双方坐下拿起话机,这时我的重要工作开始了,按照法律法规的要求,会见的全程是要监听的,我启动监听系统。此时在我边上的是入监监区的战友,他监控的那几个罪犯已经哭成一片,铁窗外的家属也是哭成一片。一个185CM高个的镖头大汉在这一刻哭出声来,我看该犯情绪好像有点失控迅速上去先站在他边上,铁窗对面是他老母亲,从穿着上看估摸是来自农村,穿着朴素但整洁得体,头发略有花白但梳戴整齐,在我站在她儿子身后,我看到的是一个老泪纵横老妇,伤心欲绝,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感受,只觉得心理特别难过。有时候我都会想如果此时此刻我犯了事坐在铁窗这边的是我,对面是我的家人,我又会是一个怎样的心情。这一幕可能在外人看来电视剧都有,剧情老套,毫无创意,但是这一幕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存在,母探儿并不老套,亲情毋须创意。185大汉还是在情感失控中结束了这次会见,在带回监区时我留意了其母在铁窗外久久不能离去,而185大汉在背过身离去的时候越发哭的厉害。这一幕看的太多,几乎每个星期会见都会看到一两幕,可能见得多了,时间久了也就麻木了,但至少对于我,还是会被这一幕给感染,也会偷偷的背过身去梗咽一下。
  此次来监狱会见的是他的妻子,自我到Q监区以后,该犯的会见都是我带的,上一次也是他的妻子,我通过其他民警和罪犯的了解,他妻子每个星期雷大不动必定会来看他。一个月前的会见江犯是带着喜悦与妻子会见,因为该犯根据自己入监以来的累计积分和改造表现向分监区打了呈报减刑的申请,分监区也予以了考虑放进了分监区全体警察会议合议,江犯在与妻子的交流中处处充满了对出狱后的美好希望,其妻子那次是哭了,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其他。这次会见,江犯明显没有了前次的喜悦,就在两天前他减刑因为系累犯从严控制,在上级会议合议是予以推迟一个月呈报,这样的事情监狱里每天都有发生,有些是一开始就被分监区不予呈报的,有些是上级会议合议不予呈报的,有的甚至是最后一个环节被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减刑的。而这次的不予呈报明显是对江犯的打击,从希望的天空坠入绝望的地狱,就在刚才带会见室的路上,江犯还顾虑的和我说“警官,我不想见老婆。”
  我很惊讶:“为什么?你老婆每个月都来,对你不离不弃,你有这么一个妻子是幸福的。”
  江犯一直低着头:“上个月我告诉老婆我要减刑了,可以早点回家,现在你让我怎么说,给她这么大的希望,又让她绝望。”
  可以看出,减刑不予呈报在江犯看来是对老婆的打击,是一个做为男人对妻子的无颜面对,盗窃入监本身就是对家庭的巨大打击,在即将有希望的那一刻又一个如此打击,做为家人多少会心痛。“你这个时候知道为家人考虑了,当初呢?怎么说你呢,监区推迟你一个月呈报也是因为你是累犯,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做的孽,你现在在监狱过的每一天都是在赎自己的罪,不仅是赎对受害者的罪,更是赎对你老婆的罪。”
  一路上江犯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是一个劲的叹息。
  江犯的会见监控我是死死的控制的,监听着一举一动。起初基本都是他的老婆在那边说话,问这一个月来他在监狱的改造表现情况,江犯低头不语。他老婆突然咳嗽了几声,江犯开始抬头问了句:“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没事,就是这几天天气变化快,一下子没适应发了点烧。你在里面要注意多穿衣服,不要生病了,里面不能和外面比,你要自己顾好自己。”他老婆把手放在玻璃上,“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好像不开心,发生什么事了?”
  江犯开始眼睛泛红,梗咽了许久:“没什么,你下次不要来看我了!”
  “什么,你怎么了,你说啥?”他老婆一下子懵了,“我每个月都来,你一下字叫我不要来,你发生什么事了,你说啊!”
  江犯低头不说一个字,只是一个劲的唉声叹气……
  “你说话啊,你到是说为什么啊!”他老婆一直在重复的这句话。
  估计过了五分钟的样子,江犯终于开口了:“我减不了刑了。”
  他老婆愣住了,眼泪夺眶而出。许久,他老婆用手擦了眼角的眼泪:“没事,就是晚几个月出来,我等你,下个月我还来看你。”
  “不用,我说了,你不要来了,知道吗!”江犯咆哮了。我见此景迅速放下监听设备走到江犯身边让其控制情绪,之后就一直站在其背后。
  铁窗外,他的老婆彻底失控了,脆弱的心一下子崩溃了,一直在哭,边哭边委屈的说:“你知道我一个人幸苦吗?我嫁给你了就跟你,你关进来了我每个月都来看你,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个没良心的,你说啊,你到是说啊,你对的起我吗?”
  江犯在妻子的哭诉前,终于抵不过对妻子的愧疚,说出了原因:“上个月告诉你我减刑报上去,现在又被退回来,给你这么大的希望又给你绝望,我不配做你老公。你不要来了,以后都不要来了”
  他的老婆擦干了眼泪,强撑着说:“我是你的老婆,不管怎么我都会等你,减刑减不了,你关到什么时候我就等你到什么时候。”
  江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泣的撕声:“你不要来了,我没脸见你!你走吧,走吧!”
  说着江犯就把电话给挂断了,铁窗外的妻子一直还在这电话痛说些着什么。
  “江XX,你搞什么,会见不到15分钟你就把它挂了。”我让江犯站起来,“你老婆每个月来看你,这次还是干嘛,你没看出来吗,说话的时候都在咳嗽,你也不问一句身体怎么样,还一个劲对她大吼大叫,还叫她不要来,你不知道伤他多深吗?”
  “让她找个好人家,我没见见她”江犯用手捂着眼睛,哭泣地说。
  “你他妈就是一个畜生,你做的孽,让你老婆受罪。她能来看你就算对你情深意切了,换了我,你这样一个态度,我来都不来看你,你死在里面算了。”当时我也激动的有点过头,习惯性的抬起手指着他的鼻子直接开口骂,“今天是你不对,你看看,你老婆在外面哭的多厉害,你自己的坏心情不要给你老婆,不管你在里面有什么不好的心情,都要给你老婆好心情,装也要给我装出来,你要给家人希望。”我指着铁窗外的他的老婆说。
  “警官,我错了。”江犯看了一眼外面哭成泪人的老婆低下头来。
  “你错了,你对我说有用,你要对你老婆说。”我用手指着他的老婆,“你看怎么办吧,电话是你自己关的,现在系统关闭了。”
  他一直看着铁窗外的老婆,无能为力的样子。
  我看桌子上有一张白纸,就掏出笔给江犯:“你在纸上写句对你老婆道歉的话,举起来给她看。”
  江犯接过笔趴在桌上吃力的写下:“老婆,对不起,你感冒了回去照顾好自己。”
  当江犯写好将纸反过来对着他老婆是,她老婆再也哭不出声了,那种状态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难受的那种,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那种看一眼就能感受到她那总伤心欲绝的感受。他老婆看了纸上的之后,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没有回头。
  我想下个月他老婆还会一如既往的来看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直觉。半年前我在S监区也遇到一个类似的家属,他也是每个月一如既往的从温州赶过来看他。
  会见就在这样一个气氛中结束,我带他回监舍,一路上我不问什么也不想问什么。阳光越来越温暖,但总让我感到有点不适,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蛇腹刀片在太阳底下一闪一闪让人睁不开眼,脚下的影子不知疲倦的跟着我二十多年了,我做什么它也跟着做着什么,如果他能说话,我好像问他,你自由吗?你想自由吗?
  二、放风
  连载中…………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5-6 20:05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威武。

淳化网 http://www.cntdjw.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