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淳化网 淳化论坛 社会热点 垦利县国土局需要给中央巡视组和百户村民一个合理答复
查看: 385|回复: 1
go

垦利县国土局需要给中央巡视组和百户村民一个合理答复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5-8 16:33 |显示全部帖子

                                                          只为合理答复
  2014年4月30日上午8点左右,在东营市垦利县国土资源局门口,一伙群众打出了“严惩官霸、整治歪风、维护权利、还民公道”的横幅。村民聚众维权,但国土资源局并无人上前询问。随着民众聚集越来越多,国土资源局迫于压力,让国土资源局副主任科员马广饶出面回答村民问题。经过简单的交流,群众对马广饶的解答并不满意,村民一致要求国土资源局局长马波出面解释,自始至终马波并未露面。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么多村民集体上访?他们又经历了什么,让村民死盯着国土资源局不放?
  
  事情缘由
  原来,这些人是垦利县六十户村的村民,该村村民在1998年转为城镇户口,村里的土地全部收归国有,按照政策应该给村民安置费。由于政府没钱,于是2002年垦利县国土资源局和六十户村村委签订《土地开发承包合同》,将面积11700亩的国有土地发包给六十户村委会使用,土地承包期为30年,承包收益归村民以抵偿安置费用,六十户村委会在承包土地内只允许发展农、林、牧、渔业生产,自合同签订之日起一年内开发完毕,土地承包收益由六十户村委会收取,未经垦利县国土资源局同意,不得擅自转包土地和改变土地用途。
  2002年9月28日,时任六十户村委的领导班子在未征求村民意见,未经垦利县国土资源局同意的情况下,作为甲方与薛洪涛、陈忠奎(乙方)签订了《土地开发承包合同》。合同中约定薛、陈二人不得对外转包,不得改变土地用途。但薛、陈二人在未经六十户村村委的同意,与山东海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土地开发承包合同》,将转包土地3200余亩,以合作开发的名义转包给了山东海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该合作合同约定:薛、陈二人不参与经营,每年收取固定利润(实为租金)。
  《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条:国家保护承包方依法、自愿、有偿地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第三十七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才去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其他方式流转,当事人双方应当签订书面合同。采取转让方式流转的,应当经发包方同意;才去转包、出租、互换或者其他方式流转的,应当报发包方备案。
  根据上述规定,薛、陈二人擅自将土地转包给他人,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违背了当时签订的《土地开发承包合同》。
  2011年7月,六十户村民委员会以薛、陈二人擅自将土地转包他人,构成根本违约为由,起诉至垦利县人民法院,请求解除合同。垦利县人民法院到垦利县国土资源局调查取证。2012年4月18日,垦利县国土资源局,出具了《证明》1份,《证明》载明:“二~~一年九月六日、二~~二年三月二十九日经县政府研究决定,我局与垦利县永安镇六十户村签订两份《土地开发承包合同》后,六十户村未向我局申请将上述合同中约定的土地对外承包或租赁,如其有对外发包土地行为,属擅自对外承包或租赁”。
  
  也就是说,六十户村在当时将土地转包给薛、陈二人时,未经垦利县国土资源局同意,属于擅自转包。为此垦利县人民法院依据该《证明》和六十户村与国土资源局的协议,认定六十户村与薛、陈二人签订的协议无效。
  薛、陈二人对该判决不服提起上诉。之后,薛、陈二人提供了一份六十户村当年向垦利县国土资源局写的《申请报告》复印件。《申请报告》内容如下:“申请报告县国土资源局:为了解决我们永安镇六十户村村民的生活问题,贵局同我们订了《土地开发承包合同》。把8648.9亩地包给我们经营,并规定不经贵局同意不准转包。因我村没有资金又没有技术实在无力开发,特申请贵局批准我们转包给有能力开发的单位或个人经营,以获得收益解决村民生活困难。我们保证按我们双方合同规定的用途使用土地,保证按规定的年限收回土地。请贵局审批为盼。永安镇六十户村委二~~二年九月二日,《申请报告》复印件下方左侧有手写内容“同意胥某某9.2”并盖有垦利县国土资源局的公章”。在法院二审时,薛、陈二人提交了该《申请报告》作为证据,因为是复印件,二人无法提供原件,法院没有认定该证据的效力。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薛、陈二人不服判定,同年7月21日又找到当时盖章的人“胥如喜”加盖了垦利县国土资源局的红色公章。据此薛、陈二人向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由垦利县人民法院再审。垦利县人民法院在再审期间就该《申请报告》与2012年4月18日自相矛盾的证明到垦利县国土资源局进行调查”。
  2013年8月30日上午垦利县人民法院到垦利县国土资源局进行了调查,该局安排其工作人员(包括副局长胥如喜、王金亭,执法大队队长马广饶,办公室主任巴恩来)接受了调查,并对相关事实进行了陈述和说明,证实上述《申请报告》上2002年9月2日、2012年7月21日记载的内容是真实的。最后,法院的一审、二审重新改判认定与薛、陈二人所签订合同的效力。
  疑点重重
  《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方式流转,当事人双方应当签订书面合同。采取转让方式流转的,应当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包、出租、互换或者其他方式流转的,应当报发包方备案。”
  根据上述规定,薛陈二人与海宏实业签署的《合作经营合同书》未向国土资源局备案。若要顺利签署合同,必须先向国土资源局申请,审核通过或备案。据六十户村的代表告诉我们,薛、陈二人的报告是六十户村委申请的,针对这个《申请报告》,村民问过当时任村里的文书,他说当时在村里,从未写过这样的东西,也从未听过村支书和其他人说过有这么件事。那么,这份《申请报告》来源就有些蹊跷。不是村里写的,那是谁以“六十户村委”的名义写的呢。
  从《申请报告》的内容来看,报告是以六十户村的名义向垦利县国土资源局写的。但是该《申请报告》结尾并没有六十户村委会的公章,也没有六十户的任何人的签字,这又是怎么回事?
  
  同时细心的村民还发现,薛、陈二人提供的《申请报告》最后加盖的垦利县国土资源局的公章比真正的公章大出了4毫米,而且公章是椭圆的。所以,村民怀疑这个公章是薛、陈二人的找人私刻假公章,盖上去的。
  薛、陈二人提供的《申请报告》与2012年4月18日垦利县国土资源出具的证明一看就自相矛盾。都说是垦利县国土资源,那为什么会出现“自己打自己嘴巴”的乌龙事件?这是在“蒙蔽”广大村民,还是有意“掩饰”真相?
  上访得到回应
  由于垦利县政府一直不能给群众圆满的答复和解决方案,村民决定带着投诉信,到济南找到中央驻济南巡视组进行反应问题,很快巡视组的领导给予答复。要求由垦利县政法委牵头,垦利县副县长苟宏水带队就对六十户村群众反映问题的真实性进行调查。
  答复遭质疑
  2014年4月30日上午10:30左右,国土资源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村民,垦利县副县长苟宏水将代领县国土资源局局长马波、和永安镇副书记周立成和副镇长董峰在县信访办接待六十户村的村民代表,为大家答疑解惑。但是村民在信访办等待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接待的是县国土资源局副主任马广饶,永安镇副书记周立成和副镇长董锋等4位同志。
  当问及报告是以六十户村的名义向垦利县国土资源局写的。但是该《申请报告》结尾并没有六十户村委会的公章,也没有六十户的任何人的签字时,副主任马广饶这样答复:“当时他并没有参与,只是听说,这是薛洪涛在永安一个打印店打印出来,直接拿去国土资源局,所以没有把六十户村委的公章盖上”。整个事情经过显然不符合逻辑思维和程序流程。国土资源局的公章就这么“好盖”吗?盖章一事经过谁同意的呢?为什么只有公章,没有负责人签字呢?
  就《申请报告》的原件一事,村民代表想看一下,当时国土资源局里关于《申请报告》的相关的会议纪要或有相关备案资料留档时,副主任马广饶说:“按说应该有,但当时比较早,局里被没有一套备案制度,但是现在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国有土地办公室,当时协调了同事去查找,但是并没有相关查到资料,现在局里也没有,因为当时局里并没有留存备案的要求”。政府部门重大事宜及项目相关部门都会有相关的会议记录和相关档案记载,唯独这件事情,遇到了这么多的偶然。
  就薛洪涛《申请报告》复印件的真伪性一事,副主任马广饶说:“当时局里也成立了调查组,对其真伪性进行排查,认为薛洪涛拿的《申请报告》确确实实是真的。当被问及认定真实的依据是什么?副主任马广饶说调查了当事人以及经办人。”当要求要出具有力证据时,副主任马广饶说要让大家相信检察院和法院。此时,村民更愿意相信有利可靠的证据。
  就2013年8月30日垦利县人民法院到垦利县国土资源局进行了调查时,副主任马广饶也在调查范围之内,当问道是否参加此事时,副主任马广饶说:“当时参加了,但具体什么事情,他并不清楚,也不知道”。作为国家机关资深党员应该知道在协调法院调查时,应该非常清楚在调查报告上签字的重要性和严肃性。
  就垦利县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胥如喜在《申请报告》复印件追盖公章一事,副主任马广饶说:“这是经过局里调查小组最终确认这个复印件的真实性后加盖的”。
  “5月9号钱,调查组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大家要相信调查组”。这是副主任马广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官方又不好理解,但是就是这句话,村民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就是这句话,让本该早就接受制裁的违法者一直逍遥法外。
  政府能力有待“考验”
  《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条明确规定:“国家保护承包方依法、自愿、有偿地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随着城镇化建设的加快,国家为了保障公民的权利,制定法律条款约束各利益方。
  土地是百姓的生存之本,更是百姓发展之基!8648.9亩的土地不仅是全体村民的生活保障,更是六十户村全体村民未来发展的希望。这起案件中涉及到的六十户村委、垦利县国土资源局、薛陈二人、海宏实业等多家单位,针对此次土地纠纷,垦利县政府及有关部门能否真正做到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的应对和处理,直接关乎政府在群众的口碑和形象。
  此事,村民不到中央巡视组上访,当地政府是不是就一直拖着不给解决?巡视组若不批复,政府是不是就不会再次调查,给群众满意答案呢?
  当前,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已经全面展开,走群众路线就是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如何真正能做到这一点呢?这既考验着各级政府的办事能力和效率,也考验着每一个党员干部参政议政的能力,能否做到真的坐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Rank: 3

发表于 2014-5-8 16:33 |显示全部帖子
中国就是这样哎!

淳化网 http://www.cntdjw.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