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淳化网 淳化论坛 情感文学 《寒地黑土,风云过往》(九)_黑土过往风云
查看: 210|回复: 1
go

《寒地黑土,风云过往》(九)_黑土过往风云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1-30 16:01 |显示全部帖子
赵初荷肺气炸了!运动会结束后,那么多人居然半道溜走,害得她跟着许晶晶她们几个人拖着比了一天赛疲惫的身躯把那些桌子搬回教室,还得打扫分担区。
  让她意外的是,留下的那些人中有王雪,走了的那些人就是何小飘她们一伙的。
  赵初荷干完活以后累得浑身骨头都快碎了。许晶晶忙过去给她按摩,错误的手法让她疼得大叫:“轻点啊!疼死了……”
  周笑玉要过来按也被轰走了。“算了算了,都不用都不用,天生劳累命!”眼睛不自觉地瞟了一下杨红晖。
  杨红晖忙闪过目光,取过赵初荷的保
周末大事及8月A股行情前瞻!
温杯,“我去给你打点热水上来。”“噔噔”跑下楼去,留下一屋子女孩捂嘴窃笑。
  赵初荷捏着腰,脸色一凛,“晶晶,逃学名单你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我现在就报给班主任。”
  第二天的班会课,是白酒厂子弟高
”贾琏一径出来,和林之孝来商议,着人去作好作歹,许了二百两发送才罢.贾琏生恐有变,又命人去和王子腾说,将番役仵作人等叫了几名来,帮着办丧事.那些人见了如此,纵要复辨亦不敢辨,只得忍气吞声罢了.贾琏又命林之孝将那二百银子入在流年帐上, 分别添补开销过去.又梯己给鲍二些银两,安慰他说:“另日再挑个好媳妇给你
中势力大洗牌的一天,也是扭转乾坤的一天,更是载入史册的一天。
  班主任终于对何小飘她们下手了。
  她先不点名地骂了一顿:“我知道文科班女生多事多,平时我不爱管,但我现在不能不管了。上次家长会我已经对有些人不点名批评了,那么难的英语题,杨红晖都没过120,你能考90多,我要是把试卷拿过来让你现场做你绝对傻眼!说了你也不改,脸皮那么厚,有本事高考能抄到啊?高考你抄谁的!
  还有的人啊,我看你一天那小样酸唧唧的你酸谁呢?谁喜欢你啊,谁愿意搭理你啊!你以为你是小婴儿啊,你要是个婴儿你那样还行,你17岁的人还那样可爱吗?你那一出出的在我成年人眼里是很可爱,但是你在同龄人眼里,你就是遭人膈应。一天天的可能使性格了,你算老几啊你!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从来不那么自私,那是别人善良不跟你一样的,你以后得多为别人考虑啊……”
  班主任骂完后就把她们几个叫到校长办公室去了,都被请了家长。何小飘的母亲又秉承着家风当着外人面用拳头把她擂了一顿,她终于和姐妹们一起撵回家中反省。
  等她回来后,姐妹们已经死走逃亡伤。一个转学,一个休学,一个退学,要不是还有一个于中兰,她就沦为了孤家寡人,终于对学校不再有任何眷恋,只把黏着金鹏当做每天第一要务。如果哪一天金鹏一直在她身边,她就快乐得不得了。如果哪一天金鹏不在她身边,那天就塌了。
  白酒厂子弟中学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也是一个天不收地不管的所在。闹了多少年,还是没有归教育局管理,老师们也没吃上财政饭。白酒厂这个老牌国有大型企业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哪有闲心管一群教书匠和小孩子的死活!没人管但好歹也是正规学校,只不过对教学和管理抓得就松了。没有教育局时不常的检查监督,上上下下落得个清净自在。这不,2002世界杯开赛了,班主任放学生们回家两节课时间去看开幕式。
  学生们一窝蜂似的跑了。许晶晶和赵初荷商量道,“我家离得远,能去你家看吗?”
  要是在平时敞亮大方的赵初荷一准儿答应,但今天她可为难了。因为杨红晖没法去她家!她想了想,笑道:“我家今天有有很多人来干活,闹闹腾腾腾的没法看。这样吧,我知道文化宫广场上有大电视可以看,咱们骑自行车去那里怎么样?我请你们喝饮料?”
  “好啊好啊!”
  
这护教伽蓝、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奉菩萨的法旨暗保我师父者
赵初荷转脸叫道,“红晖,待会儿一起去啊!”
  杨红晖为难道,“我……我……”其实他想坐在班里看书的。可赵初荷不由分说地就收起他的书,“好了,你想脱离组织吗?一起去,你带着我!”
  杨红晖被她拉走了,班里就只有两个人:王雪和何小飘。
  王雪家里的电视早就报废了,又没钱买新的,只能这么讲究着。何小飘家里远,于中兰今天请假没来,她已经是整整一天都找不到人说话聊天了。长时间以来除了那几个姐妹跟谁走得都不近,现在有事了找谁谁能帮忙呢?真想不到自己排挤这个排挤那个的,现在竟然成了被排挤的对象。
  跟金鹏处对象以前,她最讨厌的人就是王雪了,没事就说王雪的坏话,还编歌骂王雪,给王雪写悼词。她其实也说不上为什么讨厌王雪,就是看她不顺眼。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处对象的事吗?好像也不是。她记得刚上高二时有一次金鹏不在,王雪那天中午带饭盒,就凑过来跟她们一起吃。她的饭盒里只有炒白菜片和萝卜片,远比不上何小飘饭盒里的牛肉和猪肉,还一个劲儿给这个夹给那个夹的。虽然她始终没动任何人的菜,可白菜和萝卜向来是何小飘最讨厌的,她怎能容忍自己这样的人饭盒里有这么低贱的菜!从那以后,她讨厌死这个穷鬼了!
  跟金鹏处了对象以后,她付出了金钱,付出了感情,付出了自尊,付出了学业,也付出了姐妹情谊,最后什么都失去了——她成了一个被众人放弃的人。反观王雪,似乎逐渐找回了主场,学习成绩突飞猛进,这次期中考试竟然进了班里前十名!王雪还是那个样子,整天坐在最后不言不语,她已经接受了自己不永远不被人接受的事实,只想做个缩头乌龟,天马行空,伤心独品。
  何小飘想到这里就恨,替自己恨,更替金鹏恨。金鹏原本也该是个好学生,可为了这段感情,这个女人,现在成了一个社会闲散人员,大学无望,跟家人也决裂了。可她呢,人家洗净了风尘摇身一变又是那个人见人爱的好学生了,这他妈算怎么回事啊!闹呢!开玩乐呢!她越想越气,气到终于发作了骂道:“死变态,死三八,看你那死样吧,招人膈应,说话一股贱声!白痴!你他妈以为自己就能考上大学了,告诉你,有我在一天,你他妈什么都考不上……我他妈不光搅和你,我他妈还搅和你这个班,我让这个班一个也考不上……”
  王雪被骂得终于忍不住回头,“你说谁呢?仙女?”
  “我说谁谁心里明白!”
  “我不明白,这屋里就你和我两个人,你骂半天了,冲谁呢?”
  “哎呀,捡金子捡银子还有人捡骂的?”
  “我没捡骂,我就是奇怪,你跟这
明天券商还来,第二波就可能来
个班哪那么大仇啊,还说要搅和得全都考不上大学?这个班哪得罪你了?”
  “我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关你屁事!”
  “你想打架吗?”王雪的声音突然凌厉起来,“想我就奉陪到底!何小飘我告诉你,我原本跟你井水不犯河水谁都不惹谁相安无事也就罢了!你骂骂咧咧我不吱声,可你说要毁我前程,毁这个班,我绝对不忍!我真不知道,你这种人的字典里有没有一个理字!”王雪说完后摔门而去,只留下何小飘一个人发愣,“我怎么了我?”
  过了一会儿,班主任进来了,走到何小飘身边一伸手,“拿来!”
  “拿什么啊?”
  “你说什么?你那些黄色小读本!”
  “我没有。不信你翻。”
  班主任课不翻,直接掀开她的衣服。难怪她五月份还穿着厚厚的卫衣,宁可捂出臭味也不脱,原来裤腰里面夹的全是黄色小读本,只是因为衣服宽松看不出来。
  班主任把那十几本书一本本掏出来扔到桌子上,冷笑道,“你挺有招啊!这样,我也不撵你回家了。我没收你的凳子,只要上课你就给我站着,当然,不想站蹲着也行,跪着也行,撅着也行,坐地上也行,怎么都由你。反正啊,别想坐凳子……”
  第二天,何小飘在市场上买了一个塑料凳子来学校,以为这样班主任就治不了她。没想到班主任一个电话打到何父的那里,何小飘又一次被带回家教训。第三天来的时候,她有凳子也坐不了——屁股已经被打肿了。每个老师来看到她站着都问:“你为什么要站在那里呢?”
  有人替她回答:“她屁股上长了一个火疖子。”
  每节课都回答一遍,全年级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二班何小飘屁股上长了一个火疖子。
  四门理工科会考终于到来了。在杨红晖絮絮叨叨的补习下,赵初荷终于把这几门全都过了。何小飘四门都没过,令人吃惊的是,王雪居然四门全都过了!这太让众人大跌眼球了!
  可这个并不让何小飘有多担心,时隔多年回想起来,她觉得自己高中那几年其实并不是去学习的,而是去交人的。人在江湖中,很多事身不由己。就像现在事情又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班主任看到了王雪的进步,居然把她从最后一张桌调到前面来,跟于中兰坐在一起!
  这两个家伙坐在一起可以说就一拍即合。整天上课下课腻在一处,甚至过生日的时候还互送礼物,连上厕所、打热水、买吃的都在一起这不是要把她挤走的节奏吗?不行!
  从高二暑假开始,学校们就没有假期了,因为这已经开始了考前复习。高三就面临着一次次段考和模拟考试,这是中国孩子逃不掉的命运。
  何小飘最近很郁闷,每天都戴着随身听趴在桌子上听歌,什么也不想学。金鹏除了要钱也不找她,虽然她已经发了好几次火让于中兰不许跟王雪玩,只能跟她一个人玩,但是不见任何作用。王雪她现在也惹不起,那是老师眼里能考一本的苗子。她真想跟于中兰那个叛徒大打一仗,把王雪挠个稀巴烂,但是她不敢,今非昔比啊!自己怎么把自己混到这步田地!青春啊,人生啊,难啊!
  杨红晖虽然成绩一如既往地好,但是也为大学担忧。担忧学费,担忧生活费,也担忧不能和赵初荷考到一起去。他本想考上大学后就摆脱了早恋
当有龙王、阎王启奏
的罪名,到时候就能和赵初荷光明正大地在一起,能结婚。可是自己那么穷,前途未卜,能给赵初荷未来吗?
  那个年代的东北很尴尬,所有都知道——大学生已经不如冬天满大街的烂白菜叶子值钱,但大人们也勒紧裤腰带送孩子读书,因为没有那一纸文凭更完蛋。可是毕业后想找个工作也需要托人送礼,没后台没背景的孩子捧着钱都不知道往哪送。那些有后台有背景的,想安排进一个好单位就是一个电话的事。
      ”行者道:“如今却往那里去了?”沙僧道:“是个灯草做的,想被一风卷去也。工业自动化板块景气度跟踪!。卖出华信新材错在哪!。小董看盘---短线不妙、中线新高、长线熊市。高胜率,买在突破起爆点。。’黄庭乃道德真言,非神仙而何?”樵夫笑道:“实不瞒你说,这个词名做满庭芳,乃一神仙教我的。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1-30 16:01 |显示全部帖子
现在真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淳化网 http://www.cntdjw.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