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淳化网 淳化论坛 情感文学 该不该去看奶奶_去看该不该奶奶
查看: 108|回复: 1
go

该不该去看奶奶_去看该不该奶奶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2-17 15:39 |显示全部帖子
姑姑打电话让我多去看看奶奶,我该怎么做呢?
  说起爷爷奶奶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在别的家庭里,爷爷奶奶就像父母一样是陪伴自己长大的至亲,但我的爷爷奶奶却不一样,他们对于我来说好像是一个一直认识但永远不会走近的陌生亲戚,自从记事起我就是跟父母和姥姥生活在一起,我听父母说,在我小时候奶奶带过我,但妈妈和姥姥经常说奶奶不会带孩子,在奶奶带我的时候,我脸被冻伤,奶奶换尿布也不会。。。
  其实我们家的事很复杂,我妈和我爸关系早就很僵了,但这么多年一直吵吵
湘裙半露弓鞋小,翠袖微舒粉腕长
闹闹地生活在一起。我的
产业龙头业绩超预期!
妈妈是独生女,姥爷这个形象在我的生命里是不存在的,在妈妈的生命里也是。。妈妈是独生女,这让我既没有阿姨,也没有叔叔。小时候问过姥爷去了哪里,妈妈怎么回答的,我也不记得了,家里没有一张他的照片,没有任何人提过他。
  而我的爸爸家,三个孩子,我爸有一个哥(我大伯)和一个姐姐(我姑),我姑嫁在外地,不是逢年过节一般不会回来,我爸他们好像分家了一次,是在我爸跟我妈结婚后,之后一直是我和我爸妈生活在一起,而我大伯和我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我妈向来瞧不起我爸,我妈和我姥姥经常说我爸他们家人坏话,有时候我也感觉很不明白,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还结婚呢?我爸这人有些懒,没编制,没钱,脾气有点暴,但对我很好,对妈妈也还行,但记忆中他们经常会为一些小事而争吵, 吵着吵着,我弟弟就出生了。
  每年过年的时候,大年30在家过,正月初一去爷爷奶奶家拜年,吃个午饭。爷爷五年前自杀去世,那时弟弟差不多五六岁,也正是从那之后,不怎么去拜年了,其实,爷
”探春早已料定没有自己联的了, 便早写出来,因说:“还没收住呢
爷去世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姑姑嫁出去了不怎么管,大伯家和我家为了点家产,争的头破血流,那个时候我也就上个初三,好在我对家里的事没什么兴趣,一心扑在学习上,所以无论家里发生什么都没有影响到我。
  爷爷的去世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感觉,也就证明了我跟他们真的不亲,在爷爷去世之前,每到周末,我还是会去爷爷奶奶家,不过是顺便,而且每次去,待的时间久了,他们便催我离开,催我回我姥姥家吧,因为姥姥家跟奶奶家离得很近,我跟姥姥很亲,在姥姥家待着,跟在我家待着,感觉是一样的,
”三藏满眼垂泪道:“似此艰难,怎生是好?”行者道:“没事!没事!那妖精整治酒与你吃,没奈何,也吃他一锺;只要斟得急些儿,斟起一个喜花儿来,等我变作个蟭蟟虫儿,飞在酒泡之下,他把我一口吞下肚去,我就捻破他的心肝,扯断他的肺腑,弄死那妖精,你才得脱身出去
因为姥姥对我是真的好,好到可以将同事给的一块儿冰糕放化了也给我留着,正因为就我妈妈一个女儿,姥姥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妈妈,给了我,还有弟弟。。。
  其实时间久了,我会发现,爷爷他们家真的不喜欢我爸爸,可能也觉得我爸没有本事吧,因此对我也很冷淡,在我去之前,他们还会把一些好吃的放到里屋。。。随着年龄增长,我也大了,不愿再去他们家了。
  三年前我们一家搬了家,也就是我现在所住的地方,距离我姥姥家很近,当然离我奶奶家也很近,我爸他们家本来就很不一样,奶奶一辈子不会做饭,年纪大了连基本的生活都需要照顾,爷爷生前什么事都是他干,爷爷走
色色粉汤香又辣,般般添换美还甜
之后,也只能由我大伯和我爸轮流照顾了。。。
  今天我姑突然给我打电话,意思大概就是让我本着还有血液关系的原则也要多去看奶奶。挂了电话,心里一直很复杂,便回忆了一些事情。
  可能很多事情我姑在外地不了解,的确,这几年我不怎么去奶奶家,不是我不孝,也不是我铁石心,也许在很小的时候,奶奶在我心中就留下了一个无法理解的形象,理想中的应该是爷爷奶奶示孙女为宝,但他们没有,在他们家我看到的更多是冷漠的双眼,他们并不喜欢我们一切,如果当初他们爱我多一点,有姥姥的1/15。。只是没有当初,没有如果。我的确对他们没有什么感觉。看看倒是可以吧。其实也经常看到。。。。。
  太乱了,不说了。
      逆势中低吸卡倍亿大长腿的核心逻辑。这护教伽蓝、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奉菩萨的法旨暗保我师父者。7月收官之战医药笑到最后。下周证券龙头能否来个2连板带领全部证券起飞。望如来少停一日,请诸仙做一会筵奉谢。”探春道:“小厮们知道什么。你拣那朴而不俗,直而不拙者,这些东西,你多多的替我带了来。我还象上回的鞋作一双你穿,比那一双还加工夫,如何呢?”  宝玉笑道:“你提起鞋来,我想起个故事:那一回我穿着,可巧遇见了老爷,老爷就不受用,问是谁作的。我那里敢提`三妹妹'三个字,我就回说是前儿我生日,是舅母给的。老爷听了是舅母给的,才不好说什么,半日还说:`何苦来!虚耗人力,作践绫罗,作这样的东西。'我回来告诉了袭人,袭人说这还罢了,赵姨娘气的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的见,且作这些东西!'"探春听说,登时沉下脸来,道:“这话糊涂到什么田地!怎么我是该作鞋的人么?环儿难道没有分例的,没有人的?一般的衣裳是衣裳,鞋袜是鞋袜,丫头老婆一屋子,怎么抱怨这些话!给谁听呢!我不过是闲着没事儿,作一双半双,爱给那个哥哥弟弟,随我的心。谁敢管我不成!这也是白气。

Rank: 3

发表于 2021-2-17 15:39 |显示全部帖子
坑爹@_@

淳化网 http://www.cntdjw.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